本報特約評論員琅訕
  過去幾年,特別是他信一派勢力掌權時期,他信的反對派有三把尖刀。對於“軟硬不吃”“你進我退”的英拉,司法手段最為“高明”。
  泰國憲法法院7日中午用三個“不”給看守總理英拉·西那瓦調任一名官員職務的案件作出了終審判決:不合法、不合憲、不道德,並由此終結了總理的職務。同時被“判”下臺的還有9名內閣部長,英拉內閣被逼上絕路。
  話說那名被調任職務的官員本不是政壇核心人物,且調令本身並不是由英拉直接操作,即便由她操作,作為總理調任官員再平常不過,最有深意的是,人事調動發生於3年前,而憲法法院今年4月才受理此案。
  一樁看似不大的案件,卻對一個政府產生致命打擊。
  類似場景在2008年曾上演過。當年,憲法法院以參加電視烹飪節目收取車馬費違法為由,裁定時任總理沙馬·順達衛違憲,把沙馬推出了政壇。沙馬好吃,泰國人盡皆知,他本人參加了十多年的電視烹飪節目,始終無事,卻在黃衫軍鬧得最厲害的時候給了他最沉重打擊,致使他下臺沒多久就病故。
  沙馬和英拉,都被人稱作是前總理他信的代言人,或傀儡。而憲法法院的大陪審團9名法官一般由王室顧問班子樞密院和上議院推舉產生。這次指控英拉的原告又剛好是20餘名上議院議員,楚河漢界不言自明。
  過去8年間,包括憲法法院、行政法院和大理院(最高法院)在內的泰國司法機構時不時會在政局最關鍵時刻“搞一把”,弄出點大動靜,而且一般都是對他信陣營不利。這就是泰國人所說的“司法政變”。
  過去幾年,特別是他信一派勢力掌權時期,他信的反對派有三把尖刀。一把是以黃衫軍為代表的街頭政治勢力,他們曾奪機場、占總理府、封道路;第二把是陸軍為代表的軍事勢力,他們曾發動政變,併在政治關鍵時刻站隊,以影響政局走向;第三把便是手握判官筆的司法機構,他們曾判處他信兩年監禁,判決凍結他信家族資產,禁止100多名他信政黨的政治精英5年不得參政,解散過數個支持他信的執政聯盟政黨。
  對反對派而言,三把尖刀各有利弊,在不同時期針對不同的人物各有各的用途。他信執政時,由於他“信眾”太多,耗時幾個小時的軍事政變最為管用;沙馬執政時,由於他性情剛烈,街頭鬧事足以逼他“出格”;而對於“軟硬不吃”“你進我退”的英拉,司法手段最為“高明”。
  高明有三。一,數月集會無果而終,人員疲乏勞民傷財,一旦流血兩敗俱傷,繼續堅持未必有效;二,再次政變不太現實,國際壓力不比從前,政變至今殘留陰影,外部製裁餘痛未消;三,法院裁決有理有據,不動一卒不傷一命,下院缺失無法再議,有效屏蔽外部雜音。
  所以,在素貼·特素班搞了數月反英拉集會後,在軍方態度曖昧不便介入的情況下,司法政變成了推翻英拉政府的利器。
  就在法院判決後數小時,英拉領導的為泰黨發表緊急聲明,稱這一裁決是“反政府陰謀”,是“虛擬政變”。而紅衫軍一方,已經召集領導人商討對策,據稱北部和東北部地區一些支持他信和英拉的民眾已經開始蓄勢。
  從英拉勢力的角度看,法院裁決已無法扭轉,自覺不公也無處申訴,軍隊更不可能倒向己方,而且,她本人目前還有一樁有關大米補貼的案件待審,未來司法鬥爭之路註定多舛。既然司法路不通,軍事上無依O碌奈ㄒ煌揪噸揮薪滯氛危揮鋅亢焐讕�
  以草根為主的紅衫軍不同於中產白領領導的黃衫軍,黃衫軍更懂策略,而紅衫軍則有些“夯”與“蠻”。從過去幾年紅黃兩派的行動特征看,紅衫軍在政治宣傳、媒體公關等方面略遜,但在“實幹”層面更具行動力。黃衫軍往往只說不做,而紅衫軍則常常做了也不說。
  幾家泰國主流媒體7日在聽聞裁決作出一致判斷:消停沒多久的新一輪政治風暴即將開始,泰國政治前景可能更加暴力與紛雜。
  相關報道見A26-A27版  (原標題:小案扳倒總理泰街頭政治恐再起)
創作者介紹

Cafe Einstein

sgpwhlewfchl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