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月24日,記者來到山西省人民醫院時,小萍(化名)正躺在病床上。她的丈夫、母親在整理東西,準備25日出院。她看著手機里的嬰兒照片,輕輕地說:“明天媽媽出院就能看你了。”
  被醫護人員稱為“堅強媽媽”的她此時滿臉幸福。然而就在十多天前,她與腹中的寶寶共同經歷了一場生死考驗。
  懷孕早期,怕影響胎兒未做CT等檢查
  小萍是清徐人,今年27歲。去年,她與丈夫小峰(化名)結婚後很快便懷孕了。這一消息讓全家人都沉浸在歡樂里。
  日子一天天過去,小萍的肚子一天天隆起,然而她的身體狀況卻越來越差。起初,小萍以為是妊娠反應,到醫院檢查,結果胎兒一切正常。醫生認為可能是小萍的身體出了問題,但是在懷孕早期害怕輻射影響胎兒,沒辦法做核磁、CT等檢查,因此並未查出原因。當時,大夫建議,如果孕婦身體實在不適,可以考慮流產後,做系統的檢查和治療。“小家伙剛剛開始發育,我怎麼能結束他(她)的生命,再痛、再難受我也得忍著。”就這樣小萍每天忍受著疼痛的折磨。到了後期,她雙腿不能行動,左腿有肌肉萎縮的癥狀,肋骨周圍疼得如刀割一般。半夜,她常常被疼醒,悄悄地哭泣。“小家伙,你是鐵做的嗎?你怎麼壓得媽媽這麼疼。”她對腹中的胎兒說。於是,還未出生的孩子就有了“鐵蛋兒”的小名。
  懷孕第34周,出現大小便失禁等癥狀
  懷孕32周的時候,已經到了孕晚期,核磁共振對胎兒的影響已經不是很大了,於是,小萍接受了檢查。然而,檢查結果卻讓家人大吃一驚:在她的脊椎里居然有一個瘤子,把原本圓柱狀的脊髓擠成了薄片。如果讓腫瘤繼續發展,小萍可能有下肢癱瘓的危險。但是,手術需要全身麻醉,孩子很難保住。如果這時讓孩子提前出生,僅32周的嬰兒活下來的機會又很小。“我還能忍,讓孩子再長長吧。”小萍忍著劇痛再次回家等待。今年7月,也就是小萍懷孕的第34周,她已經出現大小便失禁、下肢幾乎不能行動等癥狀。
  到醫院再次檢查,神經外科醫生告訴她,如果再不手術,她可能真要癱一輩子了。但是,要做脊椎的手術就必須先到產科做剖宮產手術。而她到產科檢查,產科醫生告訴她,孩子還太小,加上她下肢沒有知覺,剖宮產風險太大,建議她到其他醫院手術。連續去了幾家醫院,得到的答覆幾乎一樣。
  經歷10個小時手術,最終母子平安
  就在小萍快要絕望的時候,情況出現了轉機。山西省人民醫院神經外科主任吉宏明得知了她的情況後,決定儘力幫助她。小萍的堅持感動了省人民醫院的醫護人員,大家都叫她“堅強媽媽”。“我們收治小萍,既是出於責任,也是出於感動。不過她的病情確實非常複雜,風險性極高。”吉宏明介紹,小萍的脊髓被腫瘤壓得很厲害,隨時有可能終生癱瘓。“保母親和保孩子幾乎是個矛盾,要想母子平安是個挑戰。”吉宏明說。為了盡可能地保住大人和孩子,神經外科、婦產科等多方進行了研究和討論,最終制定了一套嚴密的方案。
  7月14日早8時,小萍被推進了手術室。首先進行的是剖宮產手術。經過近一個小時的手術,小家伙終於平安誕生,是個男孩,體重不足4斤。儘管小家伙提前出生了兩個月,但是總體來說情況還算比較良好。
  孩子出生後,小萍還沒來得及看一眼,就立刻開始接受第二台手術,由吉宏明親自主刀。做脊椎手術需要用X光機精確定位腫瘤的位置,由於之前怕影響胎兒,小萍一直沒有拍過X光片。第二台手術開始前,醫學技師把儀器搬進了手術室為她精確定位腫瘤的位置。
  當打開小萍的脊椎後,吉宏明發現像拇指一樣大小的腫瘤緊緊地貼在神經和血管上。腫瘤切不乾凈可能對患者有影響,切得太多又可能傷及血管和神經,手術的難度非常大。
  一般的神經外科手術要6個小時左右,而這台手術整整做了9個小時。幸運的是,手術過程非常順利,最終,小萍和孩子母子平安。
  目前,小萍的身體狀況不錯,孩子在保溫箱里經過精心的看護後,已經可以出院。從孩子出生到現在,小萍還沒有親手抱過他。想到馬上能夠出院,小萍非常激動:“我們還沒有給孩子起大名,我想就叫平安吧。”
  本報記者 王也 實習生 呂肖肖 高霞
創作者介紹

Cafe Einstein

sgpwhlewfchl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